汤圆要甜的

这本是作者昨天考完四六级后的报社产物,可惜写到今天都没结尾,就先发一部分吧。

第一次长篇同人文就献给包策啦,渣文笔,请各位大佬多指教。

        终于回来了,开封府的众人在踏进汴京城门的瞬间都忍不住发出了感慨,回想着这次的陈州之旅,大家终于感到了劫后余生的轻松。
      “大人,去给静儿姑娘报个平安吧。”队伍快到栖霞馆时,公孙策翻过一页书,伸手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假寐的包拯淡淡地说。
        包拯坐起了身,伸手撩起旁边的车窗帘,看着窗外熟悉的喧闹,终于露出了自离开陈州之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灿烂的笑容,公孙策望着包拯,隐在书卷后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扬。
        趴在车窗上的包拯看到栖霞馆到了,立刻缩回了身子,紧张地理了理一下衣服,一脸兴奋地冲视线已经回到书上的公孙策说:“先生,快帮我看看还有哪里没整理好。”
        公孙笑着侧过头,“大人,你这是为悦己者容啊。”说罢还是放下书,为包拯整理衣服。
      “先生,你就别打趣我了。”包拯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一边伸出手让公孙策帮自己整理衣袖。
      “大人不要耽搁太久,记得一会与展护卫一起进宫面圣。”公孙策一边整理一边不忘叮嘱。
      “不必了,我带上王朝马汉即可,我这才刚回京没人会对我出手的,而且展护卫这一路上都没闻到鱼腥味,想来比起皇上,展护卫肯定更想念张大妈。”包拯扬着一张笑脸与公孙策逗趣,然后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公孙笑着摇了摇头靠回软垫,拿起书正打算继续阅览,车门帘却突然又被掀起,只见刚刚离去的包拯又出现在了车门口,公孙刚想询问,便听包拯说:“先生,回府后别再操忙了,你病还没养好,这一路上舟车劳顿,要多休息才是。”公孙楞了一下,还没来的及开口,来人就已经放下帘门愉快地离去了。公孙撩开窗帘望着那人远去的身影,眉目微垂不知在想什么,最终还是放下帘子,吩咐继续前行,只有行马于旁侧的展昭听见了车内浅浅地一声叹息,不由侧目。
        栖霞馆内,包拯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凉亭里的静儿,包拯笑得更欢了,喊着静儿,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走上前去。苏静儿听到包拯的声音吃惊地回过了头,见到来人不禁笑着行礼:“包大人,什么时候回来的,静儿都没听到消息。”
      “刚回来,路过栖霞馆公孙先生就让我先来看看你,静儿不必多礼,快坐吧。”包拯一边说着一边招呼静儿坐下。
      “包大人,我听说你在陈州出了事,我可担心了,现在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静儿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泡起了茶。
      “我是没什么事啦,出事的是公孙策,我跟你说这个公孙真是太可气了,明明我才是钦差,结果他硬是要假扮成我,还害得自己差点丢了性命,还说什么是为我考虑,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包拯像是找到了知音,立刻絮絮叨叨地向苏静儿讲起陈州之事。
        静儿听完包拯叙述的陈州之行,同情的感叹道:“陈州的百姓真是太可怜了,幸好有包大人,”包拯听了不由得意起来,完全一副要夸奖的模样,静儿见了忍俊不禁地说“不过包大人与公孙大人的关系真是让人羡慕。”
        包拯不满地撇开了视线,不情愿地嘟囔着:“谁和他关系好啊。”静儿笑着敬了包拯一杯茶,包拯立即大喜,双手接过把茶凑到面前,陶醉的闭上眼睛夸张的闻了闻,赞叹道:“不愧是静儿泡的茶,比公孙先生泡的香多了。”然后品了一口又夸张地发出了满足声,惹得静儿又是一阵娇笑。守在远处的王朝马汉望着这边的笑语盈盈不忍打断,但还是托静儿的丫鬟传言让大人进宫。
        包拯一听像受惊的兔子顿时蹦了起来,惊慌失措地懊恼道:“完了完了,我给忘了。”看着惊慌的包拯,苏静儿出声安慰:“包大人别急,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去皇宫。”
        匆匆忙忙赶到皇宫殿内的包拯正好看到小潘子俯身与皇上赵祯耳语着什么,包拯上前正要行礼就被皇上挥手打断了:“爱卿快快免礼,这一路辛苦了。”
      “臣不辱使命。”包拯向前深深作揖。
      “这次爱卿立此大功,可有什么想要的?”赵祯笑着询问。
       “臣,只求大宋繁荣富强,百姓安居乐业,为此臣必将鞠躬尽瘁。”包拯望着赵祯恭敬的回答道。
         赵祯听罢大笑:“好啊,好啊,大宋有尔等贤臣良将哪有不兴之理。不过朕也不能亏待爱卿,自古成家立业便是男儿的要职,爱卿这业已立,不如朕向太后请旨,给你赐婚,你看如何?”
     “啊,可臣并未心仪女子!!!”包拯一惊,当即想婉拒。
      “爱卿,别说笑了,京城有谁不知你爱恋开封名伶苏静儿,连今日进京第一件事都是去寻苏静儿,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刚刚乘的可是栖霞馆的轿子。”赵祯笑着戳穿了包拯的话,“本来母后想许你一名官家女子,但朕觉得娶妻还是应该娶心爱之人,爱卿觉得如何?”
      “我只是……可是,静儿她……”包拯惊慌的想解释什么,却又不知怎么言道,平日评判是非善恶,巧辩奸臣权贵的嘴,现在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包拯急得都涨红了脸。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没想到爱卿在儿女情长上竟会如此羞涩,至于苏静儿,虽然身份低微,但是才貌双全与爱卿倒也相配,而且是朕的指婚自然旁人也不会有闲语,难不成是爱卿嫌弃静儿姑娘的身份?”赵祯只当包拯是羞涩于男女私情不好意思明说,于是与包拯打趣了起来。
       “臣自然不会。”事关静儿的名声,包拯立即回道。
        “那不就行了,爱卿回去吧,朕乏了。”赵祯笑着冲包拯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
包拯烦躁地挠了挠头,身旁引路的公公还在不停地恭喜自己,包拯不禁有些迷茫了,是啊,明明自己一直都喜欢着静儿,可面对皇上的指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焦躁呢?为什么呢?思索了一会也得不出因果,包拯干脆晃了晃脑袋,不再纠结,还是回去找公孙先生想个法子吧。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