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有玻璃渣(其实好像全篇都有玻璃渣( ̄ε(# ̄) Σ)

        开封府内大厅,公孙策刚核对完这三个月不在府中的账目,坐在窗边煮茶准备犒劳一下自己,展昭则侧坐在公孙策后侧方的长桌上认真地擦着自己心爱的宝刀——巨阙,张龙赵虎刚被公孙先生差遣完,正摊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直喘气,一切如同从前。“你们真回来啦,”开封府对面庞府家的小公子还未进门就已经传来了他的声音,“咦?公孙先生,那死包子呢?”小公子进门打量了一下众人忍不住向公孙先生询问。
      “包大人进宫去了,不知庞大人有何事?”公孙策向庞籍拱手行了个礼问道,庞籍立马摇了摇头,虽然经常来开封府串门彼此已经很熟悉了,但是他还是不敢在公孙先生面前太放肆,公孙见状转回头继续摆弄着桌上的茶具,“庞大人要来一杯吗?”
       “好啊,多谢公孙先生。”听到公孙先生的邀请,庞籍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公孙策的对面,“最近那个什么西夏使臣要来,皇上要我接待他,哎~我明明是言官,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你说,我和死包子经常替皇上做着额外的活,怎么也不见皇上给我们涨俸禄呢。”庞籍看着公孙煮茶,觉得无聊就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开始不满地抱怨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庞籍“刷”得一下坐直,身子前倾,一脸神秘地对公孙策说:“我今天在皇宫听到了传闻说,皇上要给那死包子赐婚,听说还是开封名伶苏静儿,也不知是真是假,要是真的话,也太便宜那个死包子了。”
        话音未落,开封众人就状况百出,本来摊坐在椅子上的张龙赵虎纷纷摔了下来,连连哀嚎,正在拂拭宝刀的展昭一时手滑,但凭着高强的武艺在刀还未落地前又接住了,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站在桌前,而向来从容不迫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处之泰然的公孙先生这次却失手打翻了茶具,刚泡好的茶水撒了一桌,顺着桌子蜿蜒而下,被热水溅到的庞策叫着跳了起来,公孙策这才恍然回神,慌忙地拿帕子擦拭了一下桌面,起身向庞籍作揖道歉。
      “公孙先生,你没事吧,啊!你手烫伤了,快拿药。”庞籍看到公孙策行礼时泛红的左手,冲傻坐在地上的张龙赵虎叫了起来,还处在包大人要成亲的震惊中没回过神的张龙赵虎,听到先生受伤,一时间更是惊慌失措,俩人跌跌撞撞地跑去找药箱,公孙策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刚才的热水烫伤了,行若无事地放下手,付与身后笑着说:“没事,略微烫伤罢了,庞大人不好意思,在下失礼了,这茶恐怕今天是喝不成了,实在抱歉。”
      “没关系,那公孙先生我就先告辞了。”庞籍听了公孙策的话,也不敢久留,行礼告辞。公孙笑着伸手送客,站在后面的展昭却看到公孙先生长袍掩映下的左手握着拳微微发颤,只是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公孙策送走庞籍正打算回房换身衣服,就听的自家大人咋咋呼呼的声音,回头就看到包拯一脸像看到救世主似的向自己跑来,后面跟着王朝与马汉“先生先生先生,先生怎……先生你衣襟怎么湿了?”包拯跑近刚想向先生寻求方法,却在看到公孙的襟前湿了一大片时硬生生转移了话题。
      “学生刚才在煮茶时不慎将茶具打翻了,其他并无大碍。”公孙装作不经意地将左手置于身后,不动声色地对包拯说,包拯听信不再追问,站在一旁的展昭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公孙先生的一个眼刀硬逼回去,就在展昭下定决心准备取大义舍弃半年份的鱼时,听见张龙赵虎一边嚷着药箱来了,一边捧着药箱跑了过来,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而包拯望着跑来的张龙赵虎,又回头见公孙先生刹时黑下来的脸和周身弥漫的冷气,顿时反应了过来,气愤地说:“先生,我刚刚嘱咐过让你别操劳,多休息,你倒好,这一会功夫,旧伤未好新伤又添,快让我看看伤到哪了?”说着便伸手要扒公孙的衣襟,公孙赶忙拦下,伸出了左手不以为然地说只是烫到了。包拯看着公孙原本白皙修长的手,绯红一片,手背已经开始泛肿,心里又急又气,“先生,为何总是这般不爱惜自己!!!”抬头想唤张龙他们,却发现只有药箱被孤零零的留在了靠门的桌上,四大门柱与展昭早就不知道溜到何处去了,公孙策不自然的咳了咳,想抽手离开,手却被包拯紧紧握着,抬眼看到包拯不加掩饰的生气与担心,公孙策不再挣扎,只在心里默默给所有人都记上了一笔,便随包拯坐在了桌旁。
        包拯拉着公孙的手仔细地给他上药,看到公孙微蹙的眉忍不住紧张地问:“疼吗?”话语中带着自己毫无察觉的心疼,公孙笑着调侃道“我又不是大人,怎会连这点疼都受不了。”
        包拯一听立即不满地想回嘴,抬头却看到公孙嘴角微翘,清澈的星眸中染着笑,俊朗白皙的脸庞却不带半点柔弱之气,剑眉微扬透着几分自傲与狂狷,如玉温良却不失棱角,如月清冷却不孑然一身,如兰淡泊却不娇柔孤傲,如此神俊傲然之人本应潇洒肆意,意气轻狂却被自己束缚了在了这小小的府衙之内,虽然同展昭一般是自愿的,但每次想起还是有种淡淡的亏欠感。
        想到这里包拯泄了气低下头嘟囔起来:“先生就知道挖苦我。”话落也忍不住轻笑起来,上药的动作也轻柔了些许,阳光从门外斜斜地洒了进来为两人蒙上了一层温暖的光晕,远远望去平和美好的像幅画,时间停滞在了这一瞬间了,去除了世俗的喧嚣,只留下了这一双人的静谧。

手机发文每次都要手动排版,好气。后面打算写一个案子,但是推理小说什么的看得不多,不知怎么下笔,各位大佬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脑洞吗?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