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黄粱一梦

一到考试就脑洞大开,我也很绝望啊,在复习途中还不时摸鱼感觉自己棒棒的✧٩(ˊωˋ*)و✧,明明还有一千多道单片机理论题还没刷而我还在浪,又莫名感到绝望了(ÒωÓױ)!

        第一次遇见展昭是我被提拔去端州的途中的一间饭馆里,当时我正在吃饭见他走了进来气宇轩昂面带侠气,邀他同桌他也不推脱爽快入座,闲聊才知原来他就是传闻中好不平事百里传名的“南侠”——展昭,与他倒是言语投机不觉饮了数角,后因其有事在身又匆匆别过了。本想这等江湖侠客能与其成为知交便是幸事,不曾想后来他竟成了府衙之人,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想来其中也要多谢先生相助。
      
        如果说遇见展护卫是幸事,那能遇见先生便是上天垂怜了。因为初入官门不久生活也比较拮据,自端州知府内的老主簿退休以后,贴在府门外告示牌上的招募令都快落色了也没人前来来应募,好在端州事务不算繁重一时半会的我也不急。那日天气大好,好不容易偷得浮日半日闲,便趴在公堂上打瞌睡,迷糊间好似有什么人走近,抬头便见逆光而站的公孙策,他的面庞在阳光中模糊不清但那儒雅淡然的身影却让我铭记在心,此后即使身处人海我也总能一眼认出。他把招募令放在我桌上行了个礼笑问,是否还招人?
     
       如果说能得先生相助是份意料之外的奇缘,那招安张龙赵虎便是阴差阳错如戏剧般的意外。三年任期已满我被调至中央任职,在询问过先生去留后,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包裹与他一起踏上了上京的旅途。路过土龙岗时却被几个小喽啰给捆了,我本以为会出师未捷身先死还自责不幸拖累了公孙先生。待到山上见到四位山大王还未开口就听见为首的大王奇怪地问怎么回事,这时前来会友的展昭进门拜访一眼便认出了我,四位大王一见我们是朋友之友连忙放人邀至厅上。酒过三巡,我才知晓原来这四人是受贪官污吏的羞辱才愤起为寇的平时他们也专门打劫一些奸商恶霸,这次是听见先生称呼我为“大人”所以才被劫持的。酒逢知己千杯少,在展昭的推荐下四人便决定投奔于我,我推脱不得只好答应。
       
        后来成了开封府尹,他们也都成了府中一员,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虽然有时也会私下吐槽我,但关键时刻总会挺身而出护我左右。展昭可算是开封府的镇府之宝,武艺超群、胆识过人、才貌双全、玉树临风,虽是江湖侠客却又谦和有礼、胸怀宽广,不仅在江湖、官场中好评颇多,在民间也是口碑极佳,更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而公孙策,知晓他的人却不多,公孙先生不喜外出总是呆在府内处理杂事,明明只是个主簿却又管着府中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平时谁有个头疼脑热的也都会去找先生,除了不会武艺外好像也没什么是先生所不能的。但是那人明明不会武艺,但每次遇到危险都会挡在自己前面,我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吗?每次见他因我而受伤都会生气地责骂,但他却总不以为意,我气他但更气自己的无能,只能更加奋发的寻找线索将犯事之人依法处决,而他却一直默默无闻地陪在我身边,只我操劳疲乏时递上一杯亲手泡的茶水,从无怨责。

       “大人,大人,快醒醒,皇上召见。”一声声催促将我唤醒,我揉了揉眼睛迷茫地睁开,下意识地问:“我怎么睡着了?公孙先生呢?”见小厮疑惑不解的眼神我不由楞住了,思绪渐渐回拢,我不禁怅然若地失喃喃自语:“原来不过是黄粱一梦啊。”难得的惆怅引得一旁的小厮担忧不已,我挥手让他退下。
      
        环顾四周,开封还是这个开封,汴京也仍是那个汴京,只和梦中不同,我一直都是孤形单影,没有人护我左右,也没有人为我仗剑四方,更没有人伴我昼夜生死不离,但唯一又与其相同的便是,我是一名官,一名朝廷命官。
       
        我缓缓地合上眼又重新睁开间已恢复往日不苟言笑的威严,踏出公门望着喧闹繁华的街市又回头望了望悬挂在公堂上的匾额,心中更是一片清明“​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即便孑然一身,包拯也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据后世史料记载:包拯峭直的禀性,不与人苟合,不伪辞色悦人,一生不结派系也不卷入党争,甚至没有一个走得近的朋友,以至于“故人、亲党皆绝之”。他纯朴平实、刚直不阿、疾恶如仇、爱民如子,同时他不苟言笑、太过较真、不会处世、人缘不好。民间评价:“包希仁笑比黄河清”——要看包公笑,比黄河水变清还难啊!(此段源自百度)




        开始我其实只想写包拯的经历只是一场梦梦醒他只是庐州的一位无名书生也就另一篇“南柯一梦”,但是后来想到包拯是一位历史上有名贤臣,而他的身边的这些人才是虚构的,所以就有了这一篇“黄粱一梦”,我想网剧中的包拯那么欢快脱线,除了因为它是搞笑剧外,我想也是因为包拯的身边有那么多可以依赖之人。而现实中包拯孤身一人,为了中立他甚至“故人、亲党皆绝之”,所以世人眼中的包拯才不苟言笑、冷面无情,也就慢慢被渲染成了黑脸包公。(个人见解,我真的不是在凑字数)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