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南柯一梦

最麻烦的一门终于考完了,还有15号一场考试就能放学啦,超开心( • ̀ω•́ )✧,就把这篇也给写完了。

        初次遇见你是在端州,我与庞籍在考官面前大吵了一架被贬到了那里,又因为穷,府里的师爷走了一个又一个。那天你出现在了晒着太阳打着瞌睡的我的面前,我从未见过如此俊朗之人,如同明月清风般游走世间却不染半点烟尘,那一瞬间我以为梦还未醒便傻傻地问你,是否愿意做师爷。你却笑问,有什么要求?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希望最后可以成为朋友永远在一起。你含笑点头同意了,未曾想这一点头我们的缘分就此打了个结,一个再也解不开的死结。
        后来府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有劫富济贫却误绑了我们的四大门柱,有行走江湖侠义有道的展昭,他们都是被我廉洁公正、铁面无私、不惧权贵的魅力所折服最后自愿留下的,只有你,我至今还不知道你为何愿意留在我身边?每每问你,你却总笑而不语,罢了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就够了。
        你只是个主簿却掌管着府中的大小事务还兼职大夫、仵作、账房,我那时才知道你的才华横溢,卓尔不凡,我究竟何德何能才被上苍如此垂爱。你总喜欢自称学生,称呼我为大人,但是先生,你教训我时为何从不留情。我只是私藏了一本《名伶》,好吧是三本,我上交还不行吗?先生快把算盘放下。有时你甚至抠的连饭都不让我们吃饱,再这样我们要抗议了,虽然抗议最后没有成功,但先生为什么你只打我一个啊。
        再次回到汴京,我被皇帝赏识成为心腹,封为“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事。得到这样一份美差,我第一件事就是送了一副金算盘给你,感激你这么多年来的不离不弃,却未曾想你直接一算盘拍了过来嫌我穷奢极侈。我冤枉啊!!!你最后还颇为满意的说那算盘打我更顺手,顺带还罚了我的晚饭和一个月的月钱,我当时那叫一个悔恨啊。不过自那以后你却一直将它带在了身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直吗?
        在开封府的每一天都是充实的,你总是陪在我的身边,忙时与我一起挑灯查阅卷宗,闲时与我一起观赏云卷云舒。只要手边有茶具,你总会为我焚炉煮茶,那茶入口清淡微苦回味却香浓甘醇,细细慢品浮躁的心也会渐渐沉静下来了。先生你可知,你就如这茶,总能在我慌忙意乱时使我心安。
        朝中风云跌宕、暗流涌动,作为皇帝心腹的我也注定会被卷入其中,面对那一盘盘生死之局,你总会陪我一同走上一遭。明明我才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但受伤的却常常是你,我难过自责你却反而不以为然地说:“学生,很高兴大人没事。”先生啊,你常斥责展护卫的不自爱,可为何总也改不掉护我的习惯呢?
        陈州案是我最不能忘怀的,那一案你为我挡了一劫中毒差点身亡,而我因轻信他人引发浩劫。临别时陈州父老却对我感激涕零,可我有何颜面来承受这份谢意,这一份谢意太沉太重,沉重的让我绝望窒息,我觉得自己辜负了一切,是无法被宽恕的罪人。我掩面痛哭,你却抚着我的肩告诉我“为官者,重在有一颗为天地的立心, 为百姓立命的初心,并且为之终身不懈地努力,大人要走的路还远得很。”你总是这般,轻轻的一句话便能给我希望给我救赎,让我重新振作,你总是这般懂我。先生,我好想告诉你,你是我的最坚定的依靠,是我一生的依赖,我有无数的话想对你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觉得面上有些湿冷,睁开眼入目是堵白色的墙,看了看屋内的摆设应该是家旅店。自己竟又睡着了,连什么时候到旅店都不知道,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略带急促了一些,是先生他们来唤我吃饭了吧,来不及细想便起身去开门,打开门却见身着锦衣华服的庞籍站在门口,脸上的笑意在见到我的一瞬转为惊讶:“希仁兄,你怎么哭了?”
        我一愣,心想怎么这臭螃蟹怎么来了?我居然还在他面前丢脸了,慌忙抬手想擦泪却惊觉自己穿着的是初到汴京的那一身朴素的书生装,连忙环顾四周,这是我进京赶考入住的酒楼。

      “原来那一切都只是场梦吗?”我恍然若失喃喃自语。


        连发两篇都是刀,我怕你们也忍不住给我寄刀片再加上考完试心情好,就补给he的结尾在评论处吧,虽然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