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醉梦(则一 白头)

 今天又是难得的大雪发文一篇以示庆祝,鉴于上次已经发了一片甜的,这次就发篇虐的。本来是想写死一方的,但是看了老徐的刀后突有感想。

        江南钱粮一案终了,包拯放了一天的假让大家出去玩玩散散心,展昭被白玉堂拐去吃鱼了,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结伴去酒肆喝酒,府衙之中包拯与公孙先生在整理这次案子的文案。
      “先生机会难得,我们也出去走走吧。”整理完文案看天色还早包拯便兴冲冲地提议道。公孙先生本不愿外出,以前常听人说南方温暖,来了方知那都是骗人的。但看着包拯兴致勃勃的样子想着反正也是难得一游就点头同意了。
      “两位大人要点什么?小人这的首饰可是都是独一无二的。”公孙陪同包拯在街市上闲逛,江南的器物饰品比北方的更加精致秀雅,公孙不由多望了几眼,那摊主也是个机灵人立即推销了起来。公孙先生连忙婉拒,包拯却起了兴趣与摊主攀谈起来。
       公孙策站在一旁看两人一见如故交谈甚欢,不禁微微失神,一个月前包拯娶亲了。那日红绸灯笼挂满府邸,鞭炮锣鼓齐喧不歇,那日十里红妆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听闻喜讯前来围观的百姓络绎不绝,各路宾客不断连皇上都亲自来了,那日贺喜的人真是太多了,多到自己都只会麻木地回礼微笑。那日眼前这人也难得正经俊朗,牵着娇妻从自己面前走过眼眸之中尽是温柔。那日礼成之后要不是自己替他挡酒,他非得醉的一塌糊涂不可,幸好他最后还记得道声谢,否则自己醉到迎风泪就太不合算了。
      “先生你发什么呆呐,你看这木簪如何?”包拯笑着把簪子递给公孙策看,簪子很漂亮古朴大方却不失精巧,可以看出挑选之人的用心。
      “很好。”公孙策也笑着回答,包拯满意地付了钱,把簪子小心地揣在怀里。
      “刚成婚就被皇上派到江南来查案,先生,我觉得自己其实只是做了一场梦。”离开小摊包拯笑着说道,但脸上分明洋溢着幸福。
      “是啊,那日仿佛如梦。”只是现在梦该醒了,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随着风轻轻飘洒似有似无。
        江南的风是静的雪也是静的,安静的不曾惊扰到任何人,若不留意都将与之错过。但这雪太柔,太秀气了,还未落地便已消释了,连地面一时都无法寻到它存在过的的踪迹。包拯与公孙策又游了一会,雪渐渐密了起来,本以为这次会凝一层白,却又落起了雨,好不容易聚起的一点又被润湿不见,只留下了一点残存痕迹却很快被雨全部覆盖。
        回到江南府衙,公孙催促包拯去换衣,包拯摸了摸怀中的簪子笑着应了。

        都说雪中能白头,但江南的雪还真是不给面子,衣已湿却未见雪。大人,我愿与你白头,但这心愿却如江南细雪一般,还未满就已逝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