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开封日常(则四 瓜糖)

这是阿潇点的梗,终于更完了,没过零点还是今天,没毛病 。不小心放飞自我了写的太长,然后就比较赶,如果有问题,请多包涵。😂😂@澹台潇翾

        快过年了公孙先生更是忙里忙外不停歇,不过最近几日先生总带着账本逮着空就会算上几页,数数日子开封众人惊觉大事不妙一个个都分外收敛,当然除了粗神经完全没注意到的包拯。
        次日膳时分,包拯打着哈欠刚进后厨门就觉得气氛怪异,一向速战速决常常自己还没到就已消失不见的展昭竟还在慢吞吞的吃着早饭,常年掉线不知所踪的王朝马汉居然也在,更别提暗地里一个劲向自己使眼色的张龙赵虎,只有先生一如往常不急不慢地用着早点丝毫不受影响。包拯紧张兮兮地慢慢挪到位子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先生早啊。”
      “大人早,学生先行一步,大人请慢用。”公孙先生咽下最后一口粥放下碗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公孙先生一离开凝滞的气氛顿时被打破了,展昭放下了手中的碗松了口气,张龙着直接靠在赵虎身上,王朝马汉也放松了紧绷的身子。包拯见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边端起粥一边嫌弃地说:“从昨天晚上起就不对劲,你们一个个都在干什么呐?”
      “包大人呐,你长点心吧,公孙先生已经开始对账了,又快到年底算总账的时候了,我们在好好表现,不知道公孙先生能不能大发慈悲从轻发落啊。”张龙哀怨惆怅道。
      “哦~原来是要算总账了我还……噗……咳咳咳……什么?到算总账的时间了!!!”展昭眼疾手快地躲过了包拯喷出粥,万分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张龙则被包拯一把拽住了领口用力摇着在赵虎地帮助下才好不容易逃离魔爪,包拯抱着头绝望地哀嚎了起来:“完了完了完了,上个月挪用的公款,我还来得及还上呢。”
        在询问完其他人也有过额开销后,包拯的心情好了许多,才怪!!!自己还是开封府里面亏空欠债最多的,而且这次比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展昭五个人加起来欠得还多,展昭虽然欠得也多但他向来是开封府的镇府之宝,想来先生也不会太过为难他,并且他还有那么高的人气出场费。唉~本来还想求他们借点钱呢,但现在他们也都自身难保,瞬间感觉前途灰暗无比。
        包拯沮丧地晃悠着去书房处理政务,先生已经坐在一旁专注地整理卷宗,想到刚才的对话包拯不禁放轻了脚步深怕惊扰到他,路过时却看到先生桌上放着账本脚步不由一滞。包拯进门时居然没有如平常一般大声抱怨公孙策正感到奇怪,就见包拯停在了自己桌前忍不住停笔抬头。包拯没想到先生会注意到自己,突然对上先生顿觉尴尬但想到自己欠的账,立即咧开了嘴绕过书桌伸出手指讨好般轻轻捏了捏先生的肩,目光却不时往那账本上飘:“先生辛苦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大人怎么也变得如此反常?”公孙先生似笑非笑地眯起了眼眸,拿起手边的扇子打开又转而合上,看似不经意地敲了敲桌上的账本。
      “哈哈,我这不是担心先生嘛,那先生我先去处理公文了。”包拯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尬笑了两声,转身一副生无可恋地溜回了位子。公孙策默默扶额叹息,心里对这一次的账目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底数,这群不省心的家伙。
        趁先生去后院处理杂事,包拯也偷偷跑了出去。“哟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死包子你跑到我府上来干嘛?”听到小厮来报庞籍昂首阔步地摇着扇子走出来。
      “臭螃蟹救急啊,借我点钱。”包拯像看到救星般,拉着庞籍的袖子拼命地摇起来。
      “死包子你给我放手,放手!!!呼~借你钱你肯定又要赖账,我才不借。”好不容易才甩开了包拯,庞籍理了理衣服不满地嫌弃道。
        包拯绝望地哀嚎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一把拉住了庞籍的衣袖:“我可以帮你约香香,你只要给我50两就行了。”
       “一言为定,庞桶给钱。”看着包拯接过银子如负释重的样子,庞籍无语地拿扇子戳戳了包拯:“怎么这次你欠那么多钱?是因为那药吧?要我说你当初还不如直接实话实说呢,费这么大的劲你捞到什么了?”
      “不行,说了先生就绝对不会要的。”包拯摇了摇头小心地收好钱,冲庞籍扬起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臭螃蟹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约到。”却招来庞籍一阵鄙视地驱赶。
        这边,公孙策拿着卷宗去书房想找包拯签字却未寻到人,沉思片刻放下卷宗便转往外走“江先生打扰了,请问我们大人可在贵府?”
      “原来是公孙先生啊,不知公孙先生陈州案的伤势如何了?”江子云还礼,却没回答公孙的问题反而慰问了一句。
      “多谢江先生关心已经好多了,说来还得多谢庞大人送药。”虽有疑但公孙策还是再次行礼道谢。
      “呵呵,我们可没有送药哦。”江子云依然一副笑眯眯地样子。
       “那药……”话说一半却已心明,“多谢江先生。”
       “呵呵,包大人刚刚拿了50两替醇之去约香香姑娘了,真是两个不省心的孩子。”江子云继续笑眯眯地说,却莫名带着点杀气。
      “我会好好管教大人的,多谢。”回到府衙书房公孙先生随手将账册放在了桌上。
        联系过香香,包拯去庞府把消息告诉了庞籍,走时江子云给了包拯一包糖瓜,至于原因和理由只有“呵呵”,对于江先生包拯一直都是敬畏的,尤其今天感觉格外惊悚,便接过糖瓜随手塞进袖笼匆匆告辞。回到书房竟发现账本被先生遗漏在桌上了真是尤如天助,包拯偷偷地对账目做了修改,然后去账房悄悄把钱补上。
        傍晚,开封众人照例在院子里烧烤,公孙先生拿着账本和算盘笑盈盈地走了过来,除了包拯一反常态外所有人的动作都不由僵住了默默往角落挪去。公孙先生习以为常地坐在了空出来的位子上,开始打着算盘挨个数落:“展护卫超支三十五两六钱,零头帮你抹了但给我快点把问题解决了,禁一个月鱼以示反省。张龙赵虎小酒喝的很美啊,超支十两零七分,扣一个月的工资,别和我求饶,没用。王朝马汉你们俩的饭量真是越来大了,晚饭还不够你们吃的吗?超支九两三钱,既然晚饭吃不饱那就干脆节食减肥,饭量减半。”
        数落完公孙先生停下望着包拯,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包拯身上,包拯被盯得发毛不禁咽了咽口水。“这次大人表现很好啊,居然没有超支,继续保持。”说着站起来掐了掐包拯的脸走了留下一群瞪大眼不敢相信的众人和洋洋得意的包拯。
        包拯回到卧房却看见了等候已久的公孙策“大人没有什么要坦白的吗?”听见包拯进来公孙看似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中的账本说。
       “先生先生先生,你尝尝这个。”包拯心虚的眼神四处乱飘,忽然看到自己丢在一边的瓜糖,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乖巧地把糖瓜捧到先生面前讨好道。虽不知这是何物但公孙策知道大人肯定又在撒娇卖萌转移话题,想想手上这事也只是气他的自由主张,想给个教训罢了,便还是依了他,挑了一颗丢进了嘴里,糖很甜但好在并不腻,咬开一股麦芽黄米之香充斥在口中,味道还不错。
        包拯见先生从嘴角微翘变成怒目而视就知道自己得逞了,嘻笑着凑近:“先生这叫糖瓜,是我们北方用来送灶王爷时请他多多美言,不要说坏话。”见先生目露寒光手往袖笼伸,包拯慌忙之下直接扑了过去将他一把抱住,公孙策被这突然之举惊住了急忙挣扎。
        包拯反应过来本想松手但为了生命安全还是决定尝试着谋取一下条件。低头却见先生那张白皙俊秀的脸上竟染上了红霞,星眸之中除了怒气还藏着几分惊慌与无措,此时的先生少了平日里的那副正经模样莫名有点可爱,思及包拯不禁低头靠近,唔~这糖果然很甜很黏,黏的都让人不想放开。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