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醉梦(则二 轮回)

今天被冻到心寒,便临时码文与诸君共享。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真正血乌鸦却不想被困在密室之中,那疯子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室内的白磷被燃烧的产生的白烟越来越多,原本就有限的空气很快变得浑浊稀薄。臭螃蟹还一直在那哀嚎大叫连这个时候都不忘自恋,吵得我头都疼了;至于两个武力担当,居然在那淡定约战而不是快点想办法;只有先生安静地站在一旁,眼眸中是信任是无怨是温柔,这倒使我镇定了下来。骷髅里的白磷渐渐地依次燃尽,随着爆炸声暗室晃动不止巨石也翻滚而下,我决定还是放手一搏。
        巨石砸中脑袋,血流过月牙,这是我一直隐瞒的秘密,果然变身后的我破解了机关。血乌鸦自尽了,黄金被白玉堂盗走了,一切都结束了,记忆地最后只有先生担忧地一声“大人”。
      “大人,你醒了?”醒来就看见展昭眼眶微红的守在自己床边,看来这一次昏迷了很久,真是让他们担心了,和往常一样嘻笑着安慰了展昭并许诺他两条鱼,却不想他的表情却变得更加古怪便随口问道:“先生呢?”
        展昭却握紧拳红着眼眶别过了头,见此情景我突然觉得一阵晕眩,这才注意到这不是我的卧房,死死抓着展昭逼问才知:这里是陈州,我是来查庞昱贪污谋反案的,前不久好不容易查到点线索,我便铤而走险结果却不曾想中了毒,虽然已经解了却丢了一部分记忆,幸好庞昱就已被捕。
        至于先生,我跌跌撞撞地冲进大堂,入目是一片惨白之色,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他们跪坐在火盆前一边哭泣一边往里面丢纸,我一阵发虚差点栽在地上,恍惚地走到棺边,棺木中的先生还是那般温文尔雅,仿佛只是在暂且小憩。说起来先生总像不需要休息似的,终日矜矜业业忙里忙外的,现在倒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只是先生可不要睡的太久,否则我会扣你工资的。
        次日提审庞昱,他竟拿出了先帝御赐的免死金牌,看到他嚣张的样子我拿惊堂木拍在了额上。庞昱,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入地狱。宣判完罪行他居然还有脸叫嚷求饶,我大怒直接上前替陈州所有百姓抽了他两巴掌。听着庞昱临死前的哭嚎,百姓的欢呼,我却眼前一黑,失去记忆前唯独没能听到那个人的那声“大人”。
       “大人,你终于醒了。”睁开眼却看见熟悉的房间和那人熟悉的面庞,还没等脑子反应过来,我已经抓着那人的手拼命地问:“看着我,我是你大人吗?我是你大人吗?看着我。”见那人表情怪异我不由心里发寒,张龙比了两根手指问我是几,我本能地回答是一。面前之人松了口气,笑着安慰我没事的,我迷糊了连忙追问:“先生,你还活着,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
       “大人,你怎么睡糊涂了?”公孙先生失笑道。记忆慢慢苏醒,自己是去陷空岛回来路上不小心落入了水中,原来差点死掉的人是我,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罢了。但回想那梦境心里还是一阵后怕,幸好那日庞籍的解药来的及时,还好你仍陪在我的身边。
        因为破了陷空岛的案子,五鼠决定挂职开封。先生,你家大人是不是很厉害。我嘚瑟地显摆却遭来了一个白眼,委屈,不过晚上的烧烤还是被特许了,太棒了。在院中烧烤时我正气浩然地进行了一番慷慨激昂地演说,这次你倒很给面子的带头鼓掌。可惜太激动嗨过了头,落水+着凉,很不幸地又躺回了床。先生你是故意地吧,这药怎么这么苦,抱怨却换回了扇子与脑袋的亲密接触,不过看在你还陪着我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才不是因为我怂,药劲上来了,我渐渐陷入了沉睡,最后感知到的是你附上我额头的温暖。
       “大人呐,你醒醒,该去上朝了。”耳边传来张龙的声音,上朝不是没到日子吗?难道皇上又临时起意?头好晕,算了,我还是请病假吧。
       “帮我请假。”我把自己埋在杯子里闷闷地说。
       “大人呐,你要振作啊,庞大人叛变襄阳王不是你的错,你就别为难自己了。”张龙苦口婆心地劝解道。
       “什么?庞籍叛变了?”我大吃一惊跳了起来抓了张龙的衣襟,“怎么可能,我昨天还看见他的。”
       “大人呐,我让你少喝点酒,你不听,现在喝傻了可怎么办啊!!!!”张龙急得团团转。
        脑袋好痛,昏昏沉沉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便随口问道:“先生呢?”
      “哪位先生?”张龙一愣,傻傻问道。
      “什么哪位?我怎么可能请得起其他先生,当然只有公孙先生啦。”我抱着脑袋随口回答,却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猛地望向张龙。
       “可,可我们府里没有姓公孙的先生,大人,你不会……”张龙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一阵发蒙,推开张龙直接往外跑。居然真得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在原本因该是公孙先生的房间里却寻不到一点那人的痕迹。
       “大人?”张龙跟在自己身后问犹豫地问。我不甘心,满府衙地找却什么都找不到,站在府衙门口,望着还如往常一样热闹的街市却觉得陌生可怕。我想起来了,交子案因为自己的无能庞籍与自己闹翻,独自去寻找他认为对的路,甚至不惜叛变。我真是没用,连自己的挚友都无法帮助,只能天天买醉逃避。而那人估计是自己潜意识逃避而幻想出来的,可是明明,明明那些记忆,那些感觉都如此清晰仿佛残温还在。难道说,这才是个梦?
        我只觉得脑袋混乱地好像要炸了一般,生疼得厉害,眼前浮现出杂乱地星辰点点,意识开始涣散,不知再次醒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梦境还是现实,交替轮回,叠影重合 ,我已无法辨别真假,罢了,反正终将会归于虚无。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