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醉酒(AU现代)

今天的汤圆馅有毒,放飞自我非常开心,本来应该从头放飞到尾的,不过时间来不及了,就这样吧。脑洞源于初老师的小咖秀黑历史,歌来自于初老师的直播,我才不是黑粉呢(看我单纯的眼神)。

       “先生……”临出门前包拯还是怨气丛生却欲言又止。
      “大人,这是眼下唯一的可选之路,学生一定会多加小心的,再说不是有你们作后应嘛。”公孙策知道自家大人的小心思但如此良机不能错过,只好出声安慰。
黑帮贩毒之案陷入僵局,这盘棋布置精密简直天衣无缝而主谋庞昱更是胆大妄为,所有辛苦寻到的线索都全被斩断,好不容易从卧底那得知有一份密账的存在却苦于不知其所踪,就在众人急得焦头烂额之时,机会却自己送上门了——庞昱请包局长去其名下的酒吧喝酒,这摆明了是场鸿门宴,但对于现在无路可寻的警局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最初查案事态紧急,所以一开始就是公孙策假扮局长,而庞昱的这场鸿门宴自然请的也是公孙策,对此包拯很不满,公孙先生貌美如花(划去)才貌双绝风流倜傥堪称局中警花(被扇飞),那庞昱绝对是不安好心,可是自己要以大局为重(哭唧唧地咬手绢)。
        事情进展地很顺利,公孙策套出了情报打了暗语,包拯黑着脸带人冲了进来,将庞昱等人逮捕,又在庞昱出门前偷偷伸脚把他绊倒在地(绝对不是因为看到他对自家先生心怀不轨才故意使的坏)。包拯命展昭带人将庞昱等人带回警局,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带队前去查封证物,自己则先送已经趴在桌上的公孙先生回去。
        公孙策向来自律,话说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先生醉酒:“先生,醒醒,醒醒,该回去了。”包拯轻轻摇了摇公孙策的肩。公孙策迷惘地抬起头抓起酒杯本能性还想喝,包拯见状赶紧拦下:“先生别喝了,庞昱已经被捕了,我送你回去。”说着给公孙策披上外套扶起醉醺醺的他往外走,心里还暗赞先生的酒品还真好,醉酒了还是一样的安静。(可惜现实是个暴力的小妖精)
        走出酒吧估计是觉得冷,公孙策整个人彻底黏在了包拯身上,双手搂着包拯的脖子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包拯地脸一脸坏笑的调戏道:“你是谁啊?还蛮好看的。”
        被公孙策的举动惊吓到已经短路的包拯僵直在原地结巴地回答:“先,先生,我,我是包拯啊。”
        “我才是包拯,开封的局长,就是和历史上重名的那个。嗝~叫我大人嗝~”公孙策挥着手靠着包拯的肩打着酒嗝反驳道。
       “先生你可别想趁机篡位。”好不容易才搭上线的包拯哭笑不得地半抱半扶着怀中之人。
       “呵呵,被你发现了其实我叫蓝爵,是拥有一半外星血统的地球人,我的家族世袭着保护保护地球人的责任。”公孙策突然挣脱出包拯的怀抱,一脸严肃认真地握着他的手郑重其事,包拯觉得自己智商又一次掉线了一脸懵地看着公孙策,结果先生突然毫无形象地弯腰大笑,然后用力地一把推开了包拯:“close every door to me,hide all the world from me……”
        包拯没想到有这么一出,差点就摔倒稳住身形,看着那人眯着眼睛一边沉醉地放声高歌,一边如歌剧演员似的兴奋地挥手旋转跳跃,顿觉庆幸。庆幸这边地处偏僻又因不久才大雪初停人迹罕至不至于扰民,也庆幸展昭他们先行离去否则明天警局就有惨案要发生了。但是,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平日里严谨自律的公孙先生为什么喝醉酒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么欢快洒脱真的不是被假冒了,还是说被下药投毒所以转变性格了,这种反差也太恐怖了,完全ooc了,快把正常先生还回来(包拯内心小人在呐喊)。
        突然公孙策脚下一滑直接扑倒在了雪地里,包拯大惊赶紧跑过去:“阿策,没事吧。”公孙策睁着眼睛迷惑地望着包拯神情天真得像个懵懂的孩子,只是不知是迷惑自己怎么摔倒了,还是在迷惑包拯怎么突然这么喊自己。包拯也惊觉自己喊出了那个很多年没叫过的名字,自从在警队里被他们开玩笑的喊作大人就也戏谑地称他为先生,久而久之“先生”和“大人”这两个称呼反而代替了真名。
       “阿策,我们回去吧。”包拯把公孙策身上的雪拍了一下,扶他起来却听到他委屈地喊疼,估计是脚扭伤了,真是的,看来酒这种东西不能多沾,想着便俯下身去,让公孙策趴在自己背上,估计刚刚摔的有点狠,背上的人老实了不少,不再闹腾,很快便安静地睡着了。      
        包拯背着他慢慢地走去停车的地方,刚才公孙策醉酒时还自己嫌车停得太远,现在却又觉得这路其实还可以再长一些。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