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今天出去一趟,日更任务没完成,不过才过了几分钟就凑合假装这是昨天的,码的有点短,今天份的补上。

        开封府验尸房内,公孙策在检验尸体,包拯一进门就见先生不停地围着那十几具尸体打转,不由好奇地偷偷凑上前,但入目血肉模糊的污浊惨相,引得包拯胃中一阵抽搐赶紧痛苦地闭上眼睛别过头去,“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黑衣人呐,预想袭击李成玉的马车,结果反被算计一炮炸死。”听到包拯询问公孙停下了手中的活,解释起来。
      “什么?李成玉在马车里安了炸药?情况怎么样?”包拯一听顿时气炸了,这可是汴京城,今日西夏来访肯定有很多百姓会去围观,这李成玉真是太胆大妄为了,且不说在皇城私携大量火药是重罪,就是连累了无辜百姓也当罪无可恕。
      “除了这里躺着的,没有其他伤亡。至于李成玉他好似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出,伪装成随从的样子,走在车队里没人会认识他。我也是看他们假意抵抗实则防护才觉有诈,拦住了张龙赵虎,幸好猜对了。”见包拯怒气冲冲的样子,公孙心知这李成玉可算是触到大人的底线了,拿起了放在尸体旁收纳盒中的药包给包拯看:“这是我从死者身上取出的白磷。哎,很危险不给你。”包拯伸手想接,公孙却抽手拿回,包拯嘟起嘴悻悻地收回手地摸了摸耳垂,一脸委屈却不敢抱怨。
      “我研究过了,李成玉这炸药里硫磺硝酸的成分非常少,所以勾不成私携大量火药的罪名,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这些白磷催化,这白磷爆炸威力不大,却含有剧毒,所以这些人基本都是中毒身亡。”公孙向包拯解释起自己的发现。
      “这混蛋还真是够狡诈,这次果然是有备而来。咦?先生这是什么?”包拯听了忿忿不平道,不小心视线又瞟到了尸体连忙闭眼却无意看一抹青色,包拯一手虚捂着眼一手指着尸体肩背处不禁发问。
       “看起来像只蟾蜍,另外那群刺客的身上也有类似图案,但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不清楚。”公孙策皱着眉也表示不解,“大人,今日早朝怎样?”
        提到早朝包拯才想起刚刚与李成玉他们约定去看名伶大选,现在再想想那混蛋肯定会有预谋的,“完了完了,我们与李成玉约好去看名伶大选的,现在静儿一定危险了,先生怎么办?”包拯快步走到公孙策身边视线扫到尸体后又默默退开了几步慌张地问,公孙策低着头背对包拯整理着自己东西,不知是不是包拯的错觉,总觉得自家先生的声音更加清冷了几分:“大人放心,静儿姑娘不会有事的,学生会去嘱咐王朝马汉多带些维护秩序的衙役,展昭也会一同前往,大人实在不放心可以把张龙赵虎也带上。”
      “那先生呢?先生不去吗?”包拯灵敏地听出了问题不由好奇的问,得到公孙策要独自留下查阅资料的消息,包拯厚着脸色蹭到了先生面前,同时心里还不停地安慰自己看不见看不见。“先生,静儿也想你们了,还特地给了我特等席的帖子,先生就一起去吧,而且现在因为李成玉那个家伙,汴京的是非变多了,先生一个人在府里我也不放心。”说着包拯讨好地把一直藏在自己袖笼中的请帖小心翼翼地塞进公孙先生的怀中,却错过了先生嘴角上扬的那一瞬间,抬头见先生依旧冷着一张脸包拯乖巧地伸出手隔着衣襟轻轻拍了拍塞公孙怀中请帖,“乖~。先生我还是先去找王朝马汉吧。”想起自己身后的尸体包拯还是忍不住提前开溜了。
        见包拯跑了,公孙策不由失笑,自家这大人啊,总惹人生气却又让人无法真得生气,公孙从怀中拿出请帖看了看还是不禁摇头叹息,这天要变了。
        包拯交代了王朝马汉与张龙赵虎多带些衙役先过去维护秩序,又叫了上了展昭与自己一同前去。包拯站在门口等了许久仍未见到先生,不禁感到失望但还是忍不住想多拖一点时间,说不定先生只是有事耽搁了一会呢。“大人,还在磨蹭什么呢?”公孙打着折扇走了过来,包拯立即嘻笑着围了上去“我在等先生啊,先生怎么这么慢,要是迟了可就看不到静儿的演出了。”
        悦来登酒楼外的空场上已经有百姓渐渐聚集起来了,庞籍也带着西夏世子与他的几个随从走了过来,“不愧是大宋,连百姓都能闲情雅致来观赏这种表演。”李成玉身侧那个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的年轻男子看着场上越来越多的人,眯起了眼打量着周围假笑着开口。
       “阁下缪赞,我大宋百姓衣食丰足自然有闲心于其他事情,至于这事情只是每人的兴趣,有相同不是很正常嘛,与其独乐自享不如与众共享,更何况吾皇仁慈善良心系百姓,我们只是遵从圣意。”公孙先生恭敬地行礼回答。
       “没藏,别不知分寸,丢了西夏的脸。”李成玉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名年轻男子。那叫没藏的年轻人笑着向公孙策道歉,公孙也连忙还礼。见先生帮忙扳回一局包拯嘚瑟地朝庞籍挑了挑眉,却接到庞籍的一个鄙视的白眼。
        随着台上方主办的讲话完毕,本届名伶大选正式开场,佳丽们一个个出场表演,围观群众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静儿,静……嗷”静儿一身男装持剑出场,帅气潇洒,包拯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却被公孙先生用扇子狠狠地敲了一下腿,不禁哀嚎了一声,见旁边的庞籍与西夏世子望了过来,赶忙傻笑着说腿抽筋了却收到了两道意味深长的目光,包拯委屈地朝公孙策的身边蹭了蹭,静儿别出心裁的剑舞刚柔并济赢得一片喝彩,连李成玉也屈尊鼓了掌。静儿后面紧接着便是香香, 见到自己女神出场庞籍也忍不住手手舞足蹈起来,却被包拯用力地掐了一把,手劲大的绝对有公报私仇的嫌疑,庞籍吃痛地用眼刀活剐着包拯,要不是顾及旁边的李成玉觉得会冲上来拼命,不过包拯的幸灾乐祸很快就被公孙的扇子制止了。
        很快就到了压轴的玉颜上台表演了,名伶大选的氛围被推上了高潮,但随着侧台的一声巨响和蔓出的火光,瞬间整个广场都乱了,哭喊尖叫声伴着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彻一片。“快,疏散群众。”包拯对王朝他们大喊,自己抬腿往台上冲却被公孙策拦住,“大人,快走。”包拯被公孙死死地拉着挣脱不开,急得大吼:“可静儿还在里面呢。”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