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永远

此篇文章的诞生首先得感谢老坑,如果没有她的视频,我绝对不会有这篇文章的,所以有想发刀的请寄给老坑。

视频地址:b站:av19065610

      “我希望每一个初到这的人,不管最初是否合得来,最后都能成为朋友,永远都在一起。”包拯第一次见到先生时这样说道。
        后来公孙先生就真的陪在了包拯身边,当了他的主簿,也成了开封的主管、仵作、大夫、账房……有时大家会开玩笑的说,如果不是先生不会武功,那么也许展昭的工作也会被先生也抢了。先生总是那么强悍好像无所不能无所不会,开封府中的所有人都依赖着先生,尤其是包拯。
        先生对于包拯,就如同包拯对于开封府,都是其精神上的支柱,虽然先生有时暴力又抠门,但他又如火烛,温暖相伴还能破雾引路。包拯每每回头都能看到先生的身影,静静站在自己身后无怨无悔,这种相伴相惜的默契的陪伴早已成习惯,甚至所有人都默认成了理所当然,连包拯也不例外。“永远在一起”就同当初说好的一样,我以为你会永远都在。
      “一拜天地。”公孙策眉眼含笑一身红袍衬得人格外精神俊朗,他牵着红绸背过身鞠躬行礼。一个多月前,先生说要回端州老家处理一些杂事,包拯心想先生不在自己正好可以把静儿的手办买回来连连点头同意,却不想先生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再见竟成陌路。
        前几日见先生一直不回来包拯不免有些担心便同皇上告假,皇上难得大方的同意,包拯正觉惊奇却不想皇上随手就丢了一桩案子给自己——彻查端州砚案。端州砚向来深得王公贵族的喜爱,去查这个案子肯定又要牵扯到很多人,包包心里委屈,但是想到能见到先生,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二拜高堂。”公孙策转向包拯与红绸另一端的娇妻一同行礼,因为双方都父母早亡,而包拯大破端州一案造福了百姓又曾是公孙策的上司故被邀,包拯居坐高堂面上带笑,心中却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来到端州却并未见到先生,接待的官员说先生早已在半个多月前就离去了,包拯惊异连忙飞鸽传书,但回信仍没有先生下落。先生失踪了,这个消息包拯心急如焚一边与端州官员周旋,一边命展昭等人私下寻找,最后终于在端州的一个小乡县的农家小院中找到了先生,只不过先生失忆了。对于慌成一团拼命讲解想唤起自己记忆的众人,公孙策只是淡定的挑了挑眉一言不发,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默认了他们的说辞,毕竟这群家伙看上去并不像敌人,尤其是为首之人看上去还那么傻,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公孙策还是拒绝认同。
        正当包拯他们还想继续与公孙策争辩时,一声清俐的女声从门外传了进来,那妹子一进门见有这么多人,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包拯不怀好意地打趣先生有佳人,却见先生假装正经却也同样红了的脸。虽然包拯还如往常一样继续作死地闹腾,但心里却有一种东西被抢走的不爽,在得知先生失忆后一直借住在这姑娘家不爽已经升级成生气,虽然包拯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再到知晓先生失忆很可能是因为曾受的重伤,包拯瞬间炸了。
        一番试探后公孙策决定还是相信一次,笑着唤那姑娘取出自己受伤时带的账本证物交给包拯,包拯接过证物抬头却见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小家碧玉一个温文尔雅,乍一看还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夫妻对拜。”新郎新娘两人对立,霞帔喜服红绸相连,低头弯腰却掩不去眉宇间的喜色。礼成,随着旁边傧相的声落,这亲便成了。包拯却觉得空了,好像什么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一旁的百姓纷纷上前欢笑恭喜,包拯也一直笑着,笑得最后谁也辨不清真假。
        有了证物很快案子就破了,原来先生回到端州却无意间发现了问题,本想回汴京禀报却意外有了获得证据的途径,怕错过良机便私下调查同时给包拯传信,但信被半途截了同时也带来了杀身之祸,先生重伤那姑娘被救,然后的事便已清楚。
        正当众人欢呼庆祝时,先生却说想与姑娘成亲希望大家可以参加,众人本能性的去看包拯,却见包拯笑着装傻,只好依了。
        这酒真烈,把鲜少喝酒的包拯呛出了眼泪,入目朦胧间只觉血色一片,只是不知是谁的血。公孙策端着酒杯走过来与包拯同饮借着醉酒不由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当初自己是怎么愿意留在开封的?包拯捧着酒杯回答:“因为我同先生说,我希望每一个初到这的人,不管最初是否合得来,最后都能成为朋友。”
        公孙策听了直说傻,包拯笑了,是啊还真傻,当初我曾以为你真的会永远都在。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