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开封日常(则六 醉酒)

@迈斯卓 你要的亲亲抱抱(没有举高高)+大型翻车现场。

        皇上让包拯暗查楚家的贪污案终于结案了,这一案可算是一波三折九死一生,展昭差点中毒送了命,包拯险些入狱被判死刑,先生也遇刺受了伤,四大门柱也都被革职查办。这一案终了,开封府的众人纷纷表示要大摆宴席去去晦气,不过在先生一阵噼里啪啦的算盘声后,又一个个噤了声。幸好白五爷壕气,在太白楼摆了一桌酒宴说是为众人庆贺。

        皇上为了安抚开封府,特赐了三日休沐,京中事务都可暂时移交御林军,众人便没了顾及,好酒要了一坛又一坛,喝酒吃肉划拳助兴气氛搞得很是热闹,连先生都被感染的饮了好几杯,最后还清醒的只有白玉堂和包拯。白玉堂是从小被酒泡大的,早就是千杯不醉万杯不倒,而包拯顾忌先生在不敢多喝,却没想到先生居然醉倒在自己肩上,明明先生没喝多少啊,想到先生出门前曾服过药,心里也有了猜测。

        白玉堂戳了戳趴在桌上的展昭,又嫌弃地踢了踢醉倒在自己脚边的张龙赵虎,让小二开了几间房,包拯想扶先生上楼,却不想先生不肯走反倒嚷嚷着要回去,包拯只要劳烦白玉堂照顾剩下的人,白玉堂也爽快地应了还帮自己叫了辆马车,果然财大气粗啊,羡慕嫉妒恨!!!

        包拯扶着先生下楼进了马车,看他靠着自己的肩上安静的睡觉的样子不禁觉得可爱,没了平时里的强势只剩下了平和的气息,马车或许是绊倒了小石子轻震了一下,倚在自己肩上的先生却滑了下去,急忙将他半扶半抱住,若有若无地闻到了先生身上淡淡的竹墨味,包拯才惊觉自己与先生挨得那么近。还来不及细想马车便停下了下来,这么快就到了包拯心里不免有点遗憾,不忍唤先生醒来便伸手把他横抱了起来,幸好是停在后门没什么人否则非被先生打死不可,谢过车夫小心地抱着先生进了府,因为楚家案府里的大部分下人都被遣散回家,剩余的也都休息了,庆幸开封府一穷二白的也不怕贼惦记,门永远都是敞开的,不然这门还进不去了。

        后门距离先生的房间还真有点远,半路倒把先生冻醒了,见先生含糊地唤了一声“大人”把手缩进了衣袖,皱着眉头疼似的在包拯怀里蹭了蹭,包拯不禁懊恼太过大意了竟忘了先生畏寒,微侧过身希望可以替他挡住点风,却更清楚地感受到脖间传来先生微凉的呼吸带着一丝痒痒的感觉,默默地加快了步伐。

        终于到了先生的卧房,这卧室还真符合先生性格,所有东西都分门别类地摆放地井然有序,虽然先生住的离自己近但很少有机会进先生房间,包拯不由好奇地多张望了几眼。怀中的先生眼睛微睁,眯着眼迷茫地打量了周围,意识逐渐回复了一些公孙策挣扎着从包拯怀里下来,却还因醉酒腿脚发软险些栽在了地上,包拯还不及惋惜连忙扶先生坐在床边。公孙策懊悔刚才自己竟然没忍住喝了酒,因为药的关系酒醉得快但也醒的快,虽然现在酒醒了但身子还没缓过来,嗓子也疼的厉害。包拯看公孙策坐在床上一声不吭,担心地倒了杯水给他,见他欲迎还拒的样子也猜出了大概,坐在先生身边给他喂水,公孙策迟疑了一下还是就着包拯的手喝起来,一杯喝完还不解渴,眼神示意包拯还想要。

        但包拯看着先生慢慢地将自己手中的水饮尽却觉得自己酒劲上来了,脑子有点迷糊了,望着先生冲自己示意的目光,不知怎么地就一片空白了。公孙策对包拯示意了却不见他有反应,刚想开口提醒却见他突然凑了过来吻上了自己,大吃一惊想逃离却全身发软,犹豫了片刻索性就放任了自己,反正自己喝醉了不是吗?笨拙地回应起来。包拯本想和以往一样偷吻一下就放开没想到却得到了回应,便更加放心大胆地沉醉其中。

        一吻分离牵出银丝悬挂于唇间将断不断,先生红霞染面似春色拂来桃花漫地,一张薄唇在辗转交错间似点上了朱砂红得艳丽,星眸迷离沾染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汽,白净俊朗的脸上尽显妩媚姿色。虽知先生才貌双全但平日里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般绝色之态包拯又何曾见过,一时之间竟被惊艳住了。水没喝到情欲却被引起,对面之人傻愣着没了动静,公孙策顿时烦躁不满,干脆破罐破摔摸出的算盘砸向了包拯,不过还没恢复多少力气打得倒也不疼,却足以惊醒包拯,看先生怒中带羞也知道先生默许了。

       “先生~”包拯讨好地接过算盘丢在一边,握手上了公孙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眼帘微垂俯在先生的耳边低声呢喃着,舌尖划过耳垂引得怀中人轻颤,唇舌又恋恋不舍地相互交缠在一起,只是这次手也不安分起来。包拯松开相握的右手,指尖滑落腰间灵活地解开了公孙策的腰带又顺势摸开了内衣的带子,没了束缚衣衫纷纷四散而开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肌肤让人不由浮想联翩,包拯一边顺着脖颈轻吻而下一边将怀中人慢慢放倒欺身压上。

        衣服散乱的微凉很快就被惹火的唇温给替代,公孙策听包拯“公孙”“先生”的乱叫着只觉一阵羞耻却又眷恋不舍,手不由自主地抓着包拯还未脱下的衣服,喘息着也轻唤着他的名字。却没想到身上之身还要作:“我也喜欢有着傲人胸部的。”公孙策虽是书生但身材却极好只是平时被衣服都遮掩了,八块腹肌满身肌肉看的自己都有点发怯,不过那健硕的胸部还真让人很是心动,包拯说着还不知廉耻地蹭了蹭。公孙策怒踹,男子之间欢愉之事原本就令人羞耻,好不容易借着醉酒想顺他一回,却不想他还如此不要脸。包拯被突然踹开懵住了,明明先生刚才还面若桃花温润如水,怎么桃花犹在却暗藏杀机四伏了?

        公孙策将衣服理了理把腰带随手系上,拿起一旁的算盘冷笑着冲委屈地还没缓过神的包拯狠狠地拍过去:“大人把学生当女子了,是吧!!!”包拯一边心虚地喊着没有一边哀求着逃窜下了床,“啊~~~先生,我真的没有,别打了,嗷~疼~。”

       “大人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把包拯赶出门,公孙策握着算盘冷冷地说,包拯一惊想辩解却被先生带着锋利冷光的眼刀逼了回去,只能可怜兮兮地扒着门框叫着“先生”,却只换回了迎面撞来的房门,顿时哀嚎连连。

       嗯,开封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这才是开封府正常画风嘛✧٩(ˊωˋ*)و✧)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