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何处是天涯:番外

其实我很想在零点发的,但是还是算了,做人要留给自个留点后路否则刀片会堆不下的,其实也不怎么虐→_→,跑了跑了─=≡Σ(((つ•̀ω•́)つ

高能警告:是刀,是刀!!!
高能警告:是刀,是刀!!!
高能警告:是刀,是刀!!!

        除夕将至,汴京到处张灯结彩歌舞升平,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节日的欢乐氛围也越发浓重。开封府却还是冷冷清清的什么也没布置,不过也是,正值皇权纷争,作为皇帝心腹的包拯与府里一帮大老爷们整日在外面奔波,常常连三餐都顾不上,哪还记得什么日子。
这天偷得浮生半日闲,看看左邻右舍才惊觉已是除夕,包拯便放了展昭他们的假让他们去玩,处理完府中杂事便提着两壶上好佳酿说是去寻先生。

      “先生,已是除夕了,最近太忙居然都忘了日子。我放了展昭他们的假,今天就我们俩一起过,先生不会介意吧。”包拯坐在了公孙策身边,斟了两杯酒,一杯放在公孙先生面前,一杯端在手中也不急着喝,晃了晃杯中的酒水,独自笑了起来。

      “先生,还记得白玉堂吧,就是那个跟没上色似的白衣人,呃~我当然不敢怀疑先生的记忆力啦,只是那个家伙他居然敢盗我的‘三宝’,太过分了,我的‘三宝’啊!!!我好不容易才瞒过先生你的,哎~先生我知道错了别打我。”包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放下酒杯抱头求饶,不过很快又嘚瑟地笑起来,“不过现在他和其他四鼠都成了我们开封府的编外人员了,果然本府的魅力太大居然把五鼠都折服了。先生,你家大人帅不帅?这次不许只说‘哦’也不许白我。”包拯激动摇晃着身子地打着手势,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忿忿不平地提醒。

      “可惜陷空岛沉了,我的‘三宝’啊~!!!咳咳,不然就可以邀先生一起去了。岛上风光很不错,先生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没有政务杂事需要烦心,只需看日出日落海鸟依依,还有各种各样的鱼恐怕到时候展护卫也会赖着不走。”提到陷空岛包拯又忍不住哀嚎起来,但顾及先生在旁边很快就收敛了,慢酌着酒轻笑着与先生畅谈。

     “说到展护卫就不得不又要提到那只没上色的白耗子了,他不知道怎么了一天到晚缠着展护卫不放,不过这倒是省了府里的买鱼钱。先生先生先生先生,我跟你说,我已经很久没买《名伶》和周边了,这下你可没借口再打我了,本府机智吧。”包拯猛地灌了一大口酒,得意洋洋地放肆笑了起来,只是这笑里藏着别样的情绪,让人看不透。

       “先生,我好累啊,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真的好累。”一壶酒饮尽,许是醉了,包拯一直以来的嘻笑坚强的伪装也不由破碎了,包拯倚着公孙策闭上眼睛仰面哭泣起来,“襄阳王反了,庞籍也反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包拯一手掩面,一手提壶肆意地往口中倒手却一抖洒了大半,顿时也没了喝酒的心思,自暴自弃地蜷缩呜咽起来:“先生,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在陷空岛落水的时候看到你了,还是那天的葬礼,只是躺在棺木中的是我,跪在碑前哭的是你,我和你说话你却听不见,是不是那天你也曾站在那与我说话但我不知道,所以你才生气不愿入梦。先生我错了,我好想你,我好想再见你一面,包包想你了。”

        不知哭了多久,睁眼已是繁星点空,哭累了也哭够了,包拯理了理衣服坐起了身,如之前一般为自己倒了杯酒,闭目举杯一饮而尽,放下睁开间眸中早已是一片清明:“现在小皇帝已经成长起来了,这场博弈他必会胜,先生不必担忧,本府也会小心行事。先生,本府定将如你所愿,辅佐皇上还世道一片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冬的白昼总是那般短暂,但好在是除夕开封城灯火辉煌,喜庆的红色装点着街头巷陌,象征吉祥的爆竹声也若隐若现地从远处传来,遥遥望去整座城如火海一般,灼烧了旧年的苦难与哀伤,只留下了新年的希望以便重新启程。绚丽的烟火连绵不绝地在空中绽放,点亮了漆黑的夜空,也照亮了包拯与身旁边的墓碑,包拯端起一直摆在碑前的酒杯,手腕微转将酒轻洒墓前“先生,元日快乐。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