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开封日常(则七 除夕)

@鲇鱼嘴Orz 你要的拉小手和告白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恭喜发财


        元日将近汴京也愈发热闹,大红灯笼高高挂,新桃来把旧符换,节日的欢庆早已传遍了街头巷尾,整个汴京城满眼都是喜悦的红,好似上了一层浓妆,而天空中飘舞的白雪像是上天的贺礼,白雪点红妆,更显得别有一番滋味。

        吃过年夜饭见时间还早包拯邀先生一起去逛夜市。没有了宵禁的夜市很是喧闹,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当然最热闹的还属那些欢笑奔跑的孩童,有的提着灯笼围观着杂耍艺人的表演,有的吃着手指盯得小摊上的美食直流口水又纠结的点着手中的铜板,有的就干脆在人海中玩起来了你追我逐的游戏……

      “先生小心。”几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嬉闹着跑了过来,领首的孩子得意地向后面的招着手却不记得看前路,直接撞进了先生怀里,先生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幸好包拯眼疾手快地及时扶住,包拯气恼地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孩子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思想教育,那孩子也知道闯祸了与后面赶来的孩子一起低着头乖乖听罚。公孙先生倒不怎么在意,只是看着自家大人板起脸一本正经说教的模样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伸手拿扇子敲了敲包拯的脑袋,惹来自家大人抱头委屈的表情和几个孩童窃窃的笑声,包拯不甘心地嘟囔着先生偏心。公孙策假装没听见地向路边的老人买了几串糖葫芦分给了那几个孩子叮嘱他们以后小心看路,他们懂事的乖乖道谢却又顽皮地冲包拯做了个鬼脸嘻笑着跑掉了,包拯见了顿时气到跳脚,先生笑而不语又问老人要了一串糖葫芦递给包拯,看到大人不解的样子,戏谑道:“省的有人又说我偏心。”

        看着先生藏不住狡黠笑意地漆眸包拯心知先生又在戏弄自己却还是赌气地接过了糖葫芦吃得咬牙切齿,右手却很自然地握上了先生的左手,对上先生疑惑的目光包拯别过头神情不自然地说:“人太多了。”公孙策恍然也不点破只是拉着包拯的手低笑起来。许是两旁火树银花的映照,身畔之人白净的脸庞上朦着浅红的光晕,灯火摇曳间那人带笑漆眸也似满天繁星一般熠熠生辉,唇边也不是平日里端方静好的浅笑而是少见的露齿朗笑,不点都不傻气反倒像是终于给这谪仙似的人儿染上了点凡气。原本听到先生的笑声还很是懊恼的包拯瞬时觉得闷在心头的气都散了,又如往日一般嬉皮笑脸地和先生闲扯了起来。

       “大人等一下。”路过一个小摊时公孙策突然叫住了包拯快步走了过去,挑了一枚小小的挂坠付过钱,把挂坠递给身边的包拯眉眼弯弯:“就当是学生的赔礼了。”红色的吉祥如意结中间串着一个月牙形的玉石,虽不是高档玉石但摸上去质地还是很不错的,包拯欢喜地把挂坠系在了扇柄上,牵着先生的手忍不住嘚瑟地摇晃起来,最后被先生实在看不下去暗中敲了一把才消停下来,但脸上洋溢的傻笑却怎么也收不住。
不知不觉竟走到了河岸,岸边聚集了许多人都在放河灯祈福,包拯也起兴致拉着先生就要往前凑“先生我们也去放一个吧。”公孙策本不愿挤人群但见大人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忍拂了他,不过包拯也知先生的性子,牵着的右手换成了左手,右手虚扶着先生为他隔开人海,好不容易挤到贩卖花灯的摊前挑了两盏花灯写下祝愿,包拯与公孙策寻了一处僻静之地将花灯放入河中,看着河灯渐渐漂远与其他的混成一片才收回了目光,“先生,你写的什么?”刚才写的时候包拯就一直好奇着却又怕不灵验所以一直压抑着,现在终于可以大胆地问出来了。

      “秘密。”刚才写时就见自家大人按捺不住好奇不时窥望,却没想到他居然能忍到现在,不过公孙策还是不打算告诉他,有些事情留个悬念会更有意思,见先生眯眼笑得像只狐狸,包拯纵使好奇也犹豫了起来,“大人许了什么愿?”

       “啊,我啊,我希望开封府可以一直这么热闹下去,大家也可以这样永远在一起。”没想到先生会突然问自己,包拯愣了一下露出了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的傻笑回答道。果然是很符合大人人设的愿望公孙策了然地点了点头,双手却突然被包拯握住了疑惑的侧头,只见大人收起了傻气只剩下了温柔,难得的正经还真是让人不习惯:“我还希望可以珍惜眼前人,不要再错过。”远处突然传来了喧闹的爆竹声,烟火也在空中大片绽放绚丽的好似繁星坠落,河面原本就灯火点点现在映衬着天空更是炫目好似九天银河从遥远的天际蜿蜒而下,而自己面前之人也被衬得不真实起来,一时之间公孙策竟迷茫地分不清真实与虚幻,只记得自己应了一声“好。”

小番外:
        自那以后包拯扇子上一直挂着那个挂坠,即便有了更好的,也总说比不上手中的这个,那天白玉堂私下问展昭:“那挂坠就真那么好?五爷怎么没看出来。”展昭板着脸完全一副已经习以为常百毒不侵的神情解释道:“不是挂坠,是人。”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诗经》(其实就是想写这句话而已✧٩(ˊωˋ*)و✧)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