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包策群文手挑战】明月共此时

群里面的文手挑战跟风玩一个,我选的是虐2[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顺便偷了个懒把长安的点梗也放在一起写了@长安花早 ,尝试了一下散文的文风不过失败了,所以不算很虐吧。


        夜里睡不着包拯披衣出去散步,庐州的月色微凉,路上倒是寂静没有了白日人马车流的热闹只有林间树梢间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包拯微微一笑抬头张望想寻那几只许是噩梦惊醒的雏鸟,却是无果。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当年京中也曾在月下散过步,只是那时不止自己一人。

        那时,血乌鸦闹的人心惶惶好不容易寻到了一点线索,便于先生一起去鬼市碰碰运气。天空中月色很美,如水的月透过树梢叶缝洒在了地面,宛如渡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华,在林间微漫的薄雾中显得格外缥缈虚幻。难得空闲出府又遇上如此佳景,先生自然心情甚好,唇角微抿带笑提着灯闲庭信步漫走在仙雾缭绕之中仿佛下一瞬便会踏风而去,美虽美但这种空灵的不真实还是让包拯不由心颤了颤,痞气地把玩着手中的钢珠衔着节草根轻浮地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只是为了给那人儿染点凡尘烟火之气不要真的化仙归去。

        鬼市的消息终究还是被打探到了,虽然过程比较戏剧性,“没想到先生居然是这样的人,太坏了,不过我喜欢。”包拯举着小树枝假意调侃地将自己的小心思说了出来,却遭来公孙策的一记眼刀“还不快走。”嘻嘻嘻嘻,这月色真好,那人偏头想遮掩的绯红之色还是被旁人瞧了去,包拯也不捅破只举着树枝挡掉了自己脸上藏不住的笑意,蹭到了他身侧与他一起悄悄遁走。

        后来虽也有几次月与人下同行的经历,但不是心藏异事思虑太多无暇赏景,就是身畔陪同之人不是心中所想。包拯总想再寻个时间与先生一同月下闲游,却赶上了襄阳王谋反计划又搁置了,却不想这一搁便再也没了机会。

        那日,包拯带众人信心满满地前去襄阳王府拿人,却见襄阳王面色不改地坐在大厅饮茶,众人见状怀疑有诈却已来不及躲闪,府内涌出大批死侍与众人交缠,看来这次计划还是太过鲁莽竟惹得襄阳王提前反扑想要鱼死网破,城外想必也乱了。包拯急忙砸破了额头帮助展昭突围出去报信,却不想展昭刚突围不久屋檐又冒出了一群持弓箭手,居然还是无差别攻击,包拯等人被逼得退回了大厅。幸好皇上那边也早有准备,与襄阳王对弈不久远处便传来了成功的信号,包拯等人微微松了口气,却不想襄阳王一副早已料到的大笑不止,原来他只想拉所有前来的官员一同陪葬,还真是个疯子。

        死侍精英竟全都埋伏在这,展昭还离开了手下死伤大半,身后还有这么多不会武功的官员,包拯心里也不禁发颤了,拼了,只要撑到皇上带兵过来就有救了。见大人往胸口抹血公孙策不安但又无力阻止,只能死死地盯着自家大人,听到外头有动静公孙策终于放下了心,却见大人身侧死角有暗箭射来,还没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本能地扑上去替他挡了下来。襄阳王府被破门而入所有死侍都被扣压,包拯抱着重伤的先生到处奔跑寻大夫却被告知无救,先生却对结果完全坦然还替包拯擦掉了心口的血笑着安慰他一切都会好的,包拯看着先生在自己怀里缓缓地睡了,绝望如孤狼一般悲鸣了一声也终于撑不住晕厥了过去。

        那次变身本就伤神又加上先生逝去大悲之下落下的病根,好在襄阳王被除朝廷也被肃清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上,包拯被准许好好修养一段时日,送先生回了庐州包拯也顺势住下了。

        宁静的夜空中稀疏的点缀着几颗星子伴着白净的皎月,辽阔平坦的原野笼在月下泛着微光似是覆了一层白霜,远处村中弱弱地传来了几声犬吠却未惊扰到任何人,包拯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先生墓前,不禁低头轻笑了起来,拢了拢披在身上的衣服坐下。今夜月色如水,先生有没有兴趣和我共观月色?

        无论曾经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天地之间只留下了静谧,安好。

         今生今世,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偷偷地再来来宣个群,欢迎加入旁友,包策要伐?,群聊号码:689635554
小可爱们不要大意地快点来吧。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