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狗粮


       这天包拯同往常一样起床准备上朝,还未走到前院就听到乒乒乓乓地打斗声。“那只白老鼠又来挑事了,真以为开封府没人了是吧”包拯想着快步小跑进前院,却看见白玉堂一边摇着扇子喝着茶一边时不时捉弄展昭,而展昭则完全不为所动认真地吃着早点。包拯假装生气地嚷嚷:“展护卫,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东……居然是太白楼的早点!!!”包拯伸手不客气地想蹭吃,却被白玉堂用扇子嫌弃地拍开说是专门买给展小猫的没其他人的份,而向来寡言少语的展昭咽下最后一口吃的竟也蹦了一句不是“陌生人”。包拯心痛万分,自家养的猫居然向着外人了,太白楼的早点居然也没一个不剩。哼,白老鼠你少得意,要是先生知道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早朝刚结束,包拯还没来得及与庞籍互怼就见他行色匆匆,螃蟹这样子也太违反常理了,包拯疑惑上前阻拦却让庞籍气得炸毛跳脚。原来江先生病了,臭螃蟹怕江先生在门口等他回去,导致再染风寒加重病情,所以才走得这么匆忙,解释完庞籍一把推开包拯,快跑出宫打轿回府,独自一人包拯也没了玩闹的兴趣,慢吞吞地也往外走。切,有什么了不起,先生也常常会等在府门口我回去。

       下午皇上唤包拯入宫商议要事,包拯到时发现庞籍与江子云也同在,果然皇权的争夺是要开始了吗?小皇帝自嘲在朝堂上无人在意,却让樊护卫严肃认真地起誓“樊鹏飞只认一个主人”。气氛如此沉重包拯转头想转换话题,却见另一侧的江子云也一本正经地向庞籍保证“定会护他平安”。噗,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不过先生也曾说过会与我同生共死。

       议事完毕才发现不知屋外何时飘起了雨,雨不大但带着初春的寒意,让人不由打颤。樊护卫接过小太监手中送来的伞斜撑在小皇帝头上先护送他回去。江子云撑起早有先见之明带的雨伞,向包拯告辞拉着庞籍的手一同归去,庞籍还趁机挑衅地向包拯做了个鬼脸,气得包拯直跳脚。幸好宫里四处都相通,包拯在曲曲折折地长廊中不知转了多久才绕到了宫门,看着淅淅沥沥绵绵不绝的细雨包拯这下彻底没办法,也不知道府里那几个家伙会不会给自己送伞,算了,还是不指望了,展护卫八成又被那白耗子骗去哪吃鱼去了。要是先生在就好了。

       春雨连绵,这雨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了,与其干耗着还不如早些回去喝碗姜茶,包拯打定主意快步冲了出去,却在宫门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蓝色浸润在雨雾之中,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快步上前很自然地握上了公孙策的手与他一起并肩同行。

      “先生,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该不会是想我吧?”包拯脸上带着掩不去的笑,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公孙策的肩,痞气地耍着赖。

      “我那是不放心,我离开这么多天,谁知道开封府被你们折腾成什么样了。”公孙策白了包拯一眼偏过头说。

       “先生,你不在这几天,他们都欺负我。那白老鼠他……”知道先生口嫌体直,包拯笑嘻嘻的也不揭穿反倒撒娇似的委屈地告起了状。

        初春的雨微凉,但指尖相触的温度刚刚好。

………………分割线………………

阿潇今天冒泡啦,超开心,原本想发刀决定还是发糖啦。名字简单粗暴,反正最后吃到狗粮的都是我们。樊护卫和小皇帝的cp不知道叫什么就暂时不加了,如果有哪位太太知道的话,请告诉我,谢谢。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