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要甜的

童话故事——小澜孩


        龙城的郊外有一座叫地星的黑森林,传说那里是兽族的故居,是不可越界的禁地。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时间的推移,两边的交集渐渐多了起来,许多兽族也开始溶入社会,但大部分还是喜好隐居,因此地星依旧是神秘的代名词。

        而在龙城与地星的交界处还有个迷一般的存在——特别调查处,这个调查处的处长是个集暴躁、精分、狂傲、护短等诸多优良品质为一体的糙汉帅哥赵云澜,因一些不能明说的原因,其被众多忠粉女鬼亲切地称之为“小澜孩”。

        这天,吃过饭赵母打包了一份干煸小黄鱼让小澜孩带去给蹲守在特调处“命不久矣”的胖猫大庆,对此小澜孩翻了大大白眼以示抗议,但被太后一个“爆炒栗子”给武力镇压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时太嚣张得罪了一路的神仙,今天终于被他们逮到机会集体报复了,小澜孩倒霉催地居然遇上了突发道路抢修不得不绕道而行,结果又身体力行地体验了一把现代科技的坑爹之处,最终在手机空格信号的提示下,只能发泄似地一脚踹开了车门。

        小澜孩突然想起前几天林静那个假和尚神经叨叨地冲自己说什么霉运冲天桃花泛滥,当时就被自己一巴掌呼了回去还以传播封建迷信扰乱军心为由给扣了一个月工资,没想到那张乌鸦嘴还真来开光了,不过霉运但是见到了,桃花在哪呢?好的不灵坏的灵,扣工资,一怒之下小澜孩给汪徵发了一条扣林静一年工资的信息,看着信息前不停打转的圈,小澜孩把手机丢进口袋也不管了。

       下车环顾四周只能确定这里不属于龙城的辖区,不过本着乐观积极跳脱开朗的性格,小澜孩还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情叼着棒棒糖不慌不忙地开始了地星探险之旅。可能是时来运转吧,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间小屋,小屋看上去简单却又很是干净整洁,想来这屋的主人应该很好沟通,小澜孩随手采了几朵路边开得正艳的野花,露出了三分真挚七分亲切的完美笑容,屈指敲门,“不好意思啊,请问这里该怎么出去?”

        小澜孩原本以为会看到毛猴野人之类的画风粗犷不拘小节的兽族,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衬衫西裤裹得严严实实,戴着无框眼镜眉目清朗的年轻男子,浑身书卷之气像是画中仙,只有头上的兽耳泄露了身份。男子见有客来访不禁微微一笑,小澜孩脑中不知怎么冒出了一句“公子端方,温良如玉”,只听那人笑答:“这里离出口还挺远的,需要我引路吗?”

      “多谢多谢,我姓赵,赵云澜,特调处处长,不知老哥贵姓?在哪高就?相逢即是缘,交个朋友呗。”居然真有桃花,还长得这么对自己胃口,小澜孩看得心头直泛痒,送上门的美人怎么能错过,小澜孩十分果断地选择遵从本心。难得那假和尚靠谱一次,等出去后给汪徵发信息这次就放他一马。

      “免贵姓沈,沈巍,龙城大学的任教。”沈巍看着面前叼着糖不修边幅却依旧掩不了帅气本质的小澜孩,笑得痞气好似带着点小坏却又平易近人完美无缺地递给了自己一束花,虽然平时鲜花什么的也常常会收到,但如此直白但又别有目的地讨好还是让沈巍的脸上不由染上了些许红霞,不过这花为什么有点眼熟,咦?这不是上次用于实验时自己种的吗?嗯,算了,还是不揭穿了。

       “原来是大学教授,难怪气质跟从那些圣贤书里出来的古代君子似的。那古云所言的‘君子如玉,温润而泽’说的就是沈教授这类人吧。诶,对了,沈教授是什么族的?耳朵能让我摸一下吗?”鲜花更衬美人娇,美人在侧还真是一种享受,看着坐在旁边引路的沈教授头顶上不时抖动的耳朵,小澜孩有点管不住自己的手。

      “我是狼族,别闹,看路,还请赵处长专心开车。”沈巍轻拍开小澜孩不安分地手,刚刚才平复了一点的脸愈加泛红,连脖颈也不免受到牵连,这家伙就还真是得寸进尺,自己怎么就答应给他带路的呢。这么纯情的美人让小澜孩都有些不好意思再逗弄他了,才怪,小澜孩喜欢作死犯贱的性格又跑出来了,这美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简直就是世间珍宝,狼族?这睁大眼睛抱怨的样子分明像只小奶狗。

        至于其他东西,好似忘了什么,哦,沈教授要吃小鱼干吗?送你了,今天新鲜出炉的。

         踏入特调处小澜孩迎来的的是林静和大庆的疯狂哀嚎,尤其是大庆得知自己的小鱼干竟然便宜了一个不认识的野男人,在失食和失宠的双重打击下,直接一个猛虎扑食冲上去与小澜孩拼命,小澜孩很是淡定地伸手完成了拦截丢出门等一系列动作,无视大庆挠着门的歇斯底里,又开始肖想起美人了,以前自己花天酒地没心没肺的,怎料到有一天也会开始念着一个人,小澜孩自认栽了,然后非常愉快地谋划起自己伟大的追妻计划。

       “啊,沈教授,真巧,又遇到了。”对于一天出现三次的小澜孩,龙城大学的学生纷纷表示眼熟,更别说是沈教授班上的学生了,狼子之心昭然若揭,真难为沈教授每次都能温文尔雅地回礼。

      “沈教授,真不愧是沈教授,我可算是挖到宝贝了。”小澜孩对因为校园案件而协助帮忙的沈教授各种赞叹,一旁吃瓜的特调处成员表示双标而已,能来斤瓜子吗?报公费。

       “沈教授,下课了吗?最近有家店新开张一起去吗?那你等会, 我来接你。”虽然领导的日常秀让人没眼看,但对于领导带头翘班这件事特调处的各位还是表示非常欢迎的。

       “老婆,来,亲一口,晚上我想吃火锅。”今天的大庆一如既往地吃着变了味的猫粮和考虑着过夜的地点。

        “艹,沈巍你个混蛋,居然还真是狼。”当初没有当回事的小澜孩,付出了惨痛代价。

评论(2)

热度(20)